• 北京突然凉了,下起了雨。

    这个周日,一边洗衣服,一边坐在工作台前整理着细细碎碎的工作。

    脑子总是不够用,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总是想起又忘记,

    时间也总是不够用,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总是排不上日程。

    这周我每天都去一家咖啡店,一坐好几个小时,写剧本。

    嗯,突然发现如果当成剧本来写,一边写一边在脑子里“演”,就很容易继续下去,比“硬写”顺畅多了!

    果然,总有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事情做,野心大,时间少,人懒,怎么办?!

  • 总有那么一些时候心情不好嘛,今天毛病又犯了,说不清楚的郁闷。借势装疯扑到在床上,莫先生果然来安慰。但是并不是”好了好了抱抱“的那种糖水疗法,而是耐心地听我说帮我分析给我出主意帮我下决心。

    接着卧室透过来的些许灯光,我们在卧室的床上侧躺相对,说一句听一句,歇一句再接一句。

    我又有那种”得人如此,夫复何求“的感觉。

    常常如此被一次次提醒:他果然有他爱的方法。不是日日甜言夜夜缠绵,而是在需要的时候总是有时间给你,把你的问题当成自己的问题,要你好。

  • 我很早就开始了独自旅行。那个时候我还没满20岁,除了学校没去过太多别的地方。网络没有现在这么流行,我去新华书店买了一本云南旅游指南,选好了大理和丽江这两个地方,然后买好了去昆明的火车票。

    大理我知道呀,《蝴蝶泉边》嘛,这么有名的歌和地方,那应该问题不大;丽江就不知道了。那个时候妈妈拿给我一部手机,摩托罗拉翻盖机,屏幕只有小小的一条,刚好可以显示电话号码。而且,它的厚度让它可以直立在桌上不倒。可是,那边有没有地方充电啊?手机又会不会有信号啊?我说普通话他们听得懂吗?

    总之,这就是我第一次独自旅行前的心理活动。

     

     

  • 小时候 - [面朝大海]

    2014-12-16

    人的记忆是从某一天突然开始的。我的记忆开始于四岁的某一天,那一天之前的事我毫无印象。

    那天我站在院子里的土堆上跟朋友们玩,突然知道了一周有七天,周一到周五,还有周六和周日。至于之前他们怎么规定的,我完全不知道。然后我悲伤地意识到我居然在一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要去上幼儿园,这真是严重得让人有点无法承受。

     

    我小时候很讨厌吃芹菜,幼儿园中午大家在一张大桌子上吃午饭,整个过程我都在绞尽脑汁怎么把碗里的芹菜丢完而不被发现不被骂。一根可以放在桌面上假装不小心掉出来的;一根可以扔在地上用脚搓一搓搓成黑棍认不出来;一根得丢到别人的座位下;还有一根可以塞到桌子缝里面……

  • 莫顿回家了 - [面朝大海]

    2014-12-14

    今天莫顿飞回丹麦了,临走前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好好吃饭!”

    呵呵呵,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就是“好好吃饭。”对,按照我一贯的路线,一个人住的时候我实在是有可能把自己饿死。

    所以,按照他说的,我每天需要“好好吃饭,多多出门,多做运动,见见朋友。”

    回想起来自己一个人住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现在不习惯一个人呆着,特别是这种容易“想太多”的个性。。。。所以,这次他差不多要走三个星期,要学习好好一个人住。

    已经12月了,前些天我想要回顾一下今年做过的事,但是居然有些月份完全记不起来了!从断断续续的微博上能够看到蛛丝马迹,但是也没什么用。所以还是决定经常过来写写博客,要不真是日子呼呼呼噜滚滚,混混沌沌一年又一年shit。

    十月的时候跟康怡在modernista聊天,居然就聊出了一本新的绘本idea,说给编辑一听,她也大爱,瞬间连合同都谈好了。因为要赶档期,所以从十月下旬到现在几乎天天火力全开,也焦虑着可能来不及。然后有一天编辑突然又说“可以了!!”然后我就——等于两个月画了一本书出来!!爽哦!!

    收尾工作进行中!

     

  • 后记没写的 - [面朝大海]

    2014-03-30

    今天早上批了毯子坐在露台上写后记。

    有些话虽很真实听着却矫情,所以写到这里来自己看吧:

    创作好像一种修炼,需要用内心的笃定对抗翻涌的慌张。

    其实可以不创作,又不会死。可是心里就是过不去,好像亏欠了什么,也许,到底不甘心过成一个彻底的大俗人吧。

  • 最近在网上看见一些图。很喜欢。作者是:Isabelle Arsenault  新绘本想试试这种风格。

    最近自己画了一些图,也越来越喜欢用铅笔的那种看似杂乱的肌理。品味和爱好真的是一直在变化啊。

  • 今天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

    小学美术课,一个男老师提问“如何徒手画一个正圆?”我刚好知道,举手站起来答说:“先画一个正方形,穿过中心点画横竖两条线,找到四条边的中点,再用弧线将它们连起来,慢慢修成正圆……”
    我一边说老师一边在黑板上画,然后,他夸张地画出了向内凹的四条弧线,呈一个十字架型。
    现在我都记得他当时脸上的表情,那种“你还能懂得比我多?!”的表情。
    那时人小,突发情况,哑口无言。虽然心里在说“傻子才会那样画”,但不懂得据理力争。

    然后他轻蔑地让我坐下,骄傲地讲起了他的方法:先画一个正方形,穿过中心点画横竖两条线,找到四条边的中点,再一步一步地切掉多余的角,最终修成一个圆形。
    这种方法,要挑衅的话我也可以一下子切掉大半边。可是那时人小,不懂得反击,终于完满维护了老师的权威。

    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猜现在这种情况还在继续。

  • 喝酒 - [面朝大海]

    2014-01-12

    昨天,第一次跟着新公司的同事去见重要的客户顺带吃晚餐。好久木有出席这种场合,坐到桌前才发现红白酒的杯子都摆着。对方大头已经举杯站起来了,完全木有准备,只好硬着头皮把杯底的红酒喝了下去。

    最后也算喝完一大杯吧。服务生还要加,我晓得自己不行,赶紧撤了杯子。好在大家也没有咄咄逼人。

    回来跟莫顿一说,他说“你为什么要喝?我有点失望,你就直接说‘不’啊!”

    给他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可是他还是坚持“身体不能喝就是不能喝呀,直说出来,大家会理解的,也不会多问……”

    虽然他不尽了解中国的国情,但是想了想也觉得有一定道理。我也不能每次都这么容易地就放弃自己的原则。不能让这件事变成工作中的一个负担。

    现在想:怎么才能在一桌宴席开始的时候就彻底表明自己不能喝不要来劝呢?
    是不是可以找个机会站起来说“妹妹我身体原因不能喝酒,但是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这样,在坐的有四川的吗?啊大哥请问如何称呼?妹妹我献歌一曲,有请大哥帮忙敬各位一杯。”行不行得通呢。。。这种时候就是要不要脸的乱来才行啊……

  • 变老的心 - [面朝大海]

    2014-01-06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突然发现,那时只是爱着“恋爱”这种感觉与“被爱”这件事,构思了各种情节与桥段,只需找一个人出演?

    每个人都想做导演,戏就一定会演砸。

  • 很多事情你也许做不到,但一定要去想。

  • 昨天莫顿跟我说,在香港有很穷的老人,他们每天很早起来,推着手推车走遍城市各个角落去捡硬纸板卖钱。他们不能吃中饭,因为一旦离开推车纸板就有可能被偷走;如果哪一天晚上没能及时把纸板卖出去,他们就只能守着推车睡在露天,要不也会被偷走……

    他说因此现在香港的年轻人发起了一种叫“Sharing”的活动:他们把家里的剩余物资,哪怕是一杯米,拿到街头,等这些人经过的时候就share给他们。莫顿说“每次他们拿到一点点东西的时候都非常非常开心。”

    最让我动容的是他说:这些老人已经习惯了被人潮如织的世界无视,突然有人主动跟他们说话,一开始他们非常不习惯。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慈善集团收集了数家餐馆剩余的米饭,提前一天告知将会在第二天晚上6点开始发放,结果这些老人们第二天早上6点就去排队。因为这样可以确保“今天不用辛苦工作就有饭吃”。真让人难过。

    莫顿把这些录了下来,他说“这也是为什么我想做记者……”

    我就搞不明白,香港不是民主社会吗?香港不是保护人权吗?怎么还有这种事??

     

     

  • 日记 - [面朝大海]

    2013-11-26

    北京的风真大!中午骑车出去逛一圈,几乎要连车带人被刮跑。

    最近有一点散黄,有没有什么可改变的?有没有什么可改变的?
    今天看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如果你没有天赋,那就加倍努力。
    不管有没有天赋,还是加倍努力算了。

    喵呜说我的问题是“选择太多”。是呀好像很多事可以做所以到底专注做哪样?
    所以天才都很容易发疯。
    哎呀不带这么夸自己的。。。

    还是加倍努力算了

  • 你在一条安静的巷子里,有一家店;
    店面不太大,但是绝不小,水泥地跟白墙,简单干净;
    中间有张大大的桌子,还有其它你四处收来的好看老家具;
    当然还有一些把玩的老玩意,美丽的植物……,客人就是进来走走看看也会很喜欢;
    这里摆满了你的作品,墙上挂着你的画,还有其它你能做出来的一切:本子卡片衣服鞋子包鸟笼拼图……
    你跟每一个顾客聊天,他们喜欢你,临走时你给他们打包买下的东西,盖一个印章;
    收收快递,看看又到了什么好材料,可以做出什么惊喜的东西;
    如果有朋友要做讲座,请他来这里;
    如果有朋友要办展览,请他来这里;
    如果要party,大家都来这里;
    ……

    安静巷子里的一家温暖干净的店。
    千万不要忘记这种感觉。